噩梦!加拿大2岁小孩救护车送急诊!没床位就地插管!出ICU后又感染RSV

据超级生活综合报道:加拿大现在儿科医院的情况真让人揪心。新冠、RSV 和流感一起袭来,医学界称之为“三重爆发”。 大多伦多各大儿科医院的急诊室被挤爆,小孩们重病都没床位。有的孩子只能把两张椅子拼起来睡。

大多伦多区有户人家,本月早些时候2岁的儿子叫救护车进医院急诊。没想到有了一场噩梦般的经历。Toronto Life的记者采访了孩子的父母Alysha 和 Matt Pirie。我们来看看他们经历了什么。

no6zd

住在伯灵顿的Pirie家有两个孩子,5岁的女儿Elora和2岁的儿子Cohen。Cohen从出生起就患有呼吸困难症。2020 年,当Alysha怀孕 17 周时,羊水意外破了,这种情况被称为胎膜早破。妈妈羊水含量低,对婴儿肺部发育造成了影响。

结果,孩子离产期3个月的时候,哈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儿童医院(McMaster Children’s Hospital)的医疗团队决定将其提早分娩。

值得庆幸的是一切顺利,但孩子不得不在新生儿ICU度过近六个月的时间,在那里他接受了多种呼吸支持,包括插管。

现在Cohen还是患有哮喘,这是由呼吸道病毒引发的。他的肺连普通感冒都受不了。自从他在 2021 年 1 月第一次回家以来,已经感染了十几次呼吸道病毒,包括一次肺炎。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进了医院 10 次。

11 月 10 日凌晨,妈妈发现儿子开始咳嗽,就知道又不对劲了。因为他经常生病,所以他们在家经常用血氧仪监测氧气水平。结果一测发现氧气含量低到危险的地步,喷了一疗程的药物后,仍然如此。

大约凌晨 5 点 30 分,他们叫了救护车,因为他需要立即吸氧。爸爸Matt和儿子一起坐救护车去医院,妈妈留在家照顾女儿。

Matt说,看到孩子痛苦不堪却又无能为力,真是令人心碎。平时Cohen是非常快乐的小家伙。但一生病就糟糕了。在救护车上,孩子拼命咳嗽和哭泣。

他们一开始以为Cohen 感染了RSV。因为一直看到近日关于 RSV 病例增加的新闻。实际上儿子去年大约同一时间感染了这种病毒。当时就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

当走进急诊室时,Matt立刻感觉到一切与以前不同了。

ffq3j

通常情况下,由于长期存在的问题,Cohen会在不到 15 分钟的时间内被分流,之后等待送入急诊的时间最长不会超过1个小时。一旦被给予口服类固醇和必要的呼吸支持,通常会再等待大约 9 到 11 个小时。

但是,这一次,急诊候诊室的牌子上写着,光是看医生初诊就需要8到11个小时的等候时间。

这家医院有两间ICU室,用于处理像Cohen这样的严重病例,幸运的是,其中一间可用,所以他在分诊后就进去了。Matt问护士,“如果又来一个紧急病例需要ICU怎么办?”她有点紧张地笑了笑,说:“我不知道。”

几个小时后,Alysha把女儿送到奶奶家后也赶来了。那时候Cohen的呼吸稳定了下来。医生证明他并没有感染 RSV,所有病房都没有床位,所以他被转移到普通急诊室。医院工作人员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床位才能有空。

医院的工作人员都很累。帮助他们的护士轮班 12 小时,还没有休息。他们也很沮丧,也不希望家人在候诊室里呆上 8 到 11 个小时。但这是现在的事实。

Alysha 后来不得不离开医院去工作,Matt则请假陪 Cohen。在急诊室而不是病房的挑战是孩子根本无法获得休息和治疗。急诊室非常嘈杂,尤其是里面挤满了身体不适的孩子,不断有新的孩子被送进来。

小孩们又害怕又痛苦、响亮的 PA 通知和警报不断响起。对于所有孩子都很惨,他们中的许多经常嚎啕大哭,整个房间里哭声此起彼伏,其他人根本没办法休息。

急诊室的护士照顾的病人远比病房护士多,所以他们只能自己给孩子胃药,每两小时一次,而且Cohen的很多营养都是需要插管输送,该胃管将食物直接输送到他的胃里,工作人员花了 12 个小时弄好特殊配方。

孩子每天还需要三次配方奶,这在他生病时尤为重要,因为他因咳嗽而难以通过口腔进食。就这样熬过了一天。

第二天早上,Alysha 接替了 Matt,这样可以让他睡个好觉。但没人知道什么时候能得到一张病床,更不用说安全出院了。

在急诊室呆了两天后,晚上 10 点左右,他们得知伯灵顿家附近的另一家医院有空位。于是他们赶过去,终于得到了一张病床。

住院两天后,Cohen获准回家。不用再住院是一种解脱,但这是一种短暂的解脱。一周不到,Cohen又病倒了。他们把他带回麦克马斯特医院,这次查出来他真的感染了RSV。

l4g95

这个时候,医院的急诊室。大约 20 间急救室和门诊室都被改成了住院室,这削弱了急诊室照顾更多入院儿童的能力。

为了帮助他呼吸,Cohen在急诊室接受插氧压力支持。通常,这应该在儿科 ICU 中完成。在病房有床位之前,他们在急诊室又待了 40 个小时。孩子的情况仍然很危险,第二天他们总算被转移到ICU。自那以后,他就一直被插氧。

根据他们的经验,ICU 中通常有一名护士照顾1个孩子,但现在每个护士要照顾两个孩子。

当他们再次在医院等待时,一直非常担心:如果需要再去 ICU 但满员了怎么办?他们要把孩子送到哪里?他们听说医院将儿童送到全省各地。在一个案例中,床位短缺几乎迫使一家医院将一名患有 RSV 的两岁儿童送往美国布法罗的ICU。

Alysha 和 Matt每 24 小时轮班一次,因为长时间待在医院真的很难。因为他们还要工作和照顾女儿。但如果孩子被送往伦敦、渥太华甚至美国的ICU,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们感叹,幸好目前还有能力、灵活性和家庭支持来使这一切成为可能,但大多数其他家庭万一碰上这种事真的很难应对。

妈妈Alysha表示,安省的医疗保健资源不足,濒临崩溃,她认为,安省目前至少可以用恢复佩戴口罩的规定来帮助缓解医院的情况。

现在,他们只能尽所能保护自己。女儿已经开始在学校戴口罩,他们在公共场合外出时也戴口罩。接种疫苗对减轻医院的压力也很重要,当孩子生病时让他们待在家里更重要。因为有的孩子体质不行就要住医院了,恶行循环。

这才刚刚入冬,流感等呼吸道疾病最严重的季节才开始,安省医院就乱作一团了,真要命。

来源:超级生活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