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 51岁男子染疫插管39天 气管被切! 出现幻觉 不敢闭眼: 我怕会死!

据加西周末综合报道:如果,是他这几个月以来想的最多的字眼。如果他打了2剂疫苗,如果病毒没有找上自己,如果一切都能重来,现在的他,是否会不一样。

在度过一个“自由而美好”的夏天之后,所有阿尔伯塔省人都没有想到,在疫情爆发将近2年之后,全省会重新进入紧急状态,军队进驻、哀嚎着的病人被直升机转移…全省再一次被新冠病毒攻占,成了全国重灾区。

202110049s1ul

相较于那些潇洒的小年轻,51岁的省民保罗·汉姆森(PaulHemsing)还是很谨慎的。本身新冠疫情未稳,保罗赶在轮到自己接种年龄开放的第一时间,就立即接种了1剂新冠疫苗。

却怎么也想不到,狡猾的病毒还是赶在第2针之前找上了自己,他被打得一个措手不及。

20211004jdtth

保罗和丈夫生活在阿尔伯塔省的梅迪辛哈特 (Medicine Hat),育有一对儿女,经营着一家理发店,日子过得平凡而幸福。

小俩口都是注重身体健康的人,一周得去健身房3、4次,也没什么大毛病。

今年4月份,阿省开放50岁以上人群接种首剂新冠疫苗。为了家人的健康,也为了自己和顾客的安全,保罗第一天就接种了疫苗,算是很早的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新冠病毒还是找上了他。5月份,就在保罗能打第2针之前,他确诊了新冠肺炎。

病情来得又凶又急,确诊后第9天,保罗的血氧水平“低得可怕”,被紧急推进了医院。一切几乎就发生在眨眼之间,刚到医院医生团队一检查,保罗就被送进了重症病房;几小时之后,保罗就被插管了

尽管如此,保罗全身已经失去了反应。“医生说,我的情况严重到随时都会死亡。”

而这场噩梦,才刚刚开始。

在阿尔伯塔省,新冠重症患者的平均住院时间在10至12天,保罗前前后后共住了45天,在医院呆了10周。

7月份,他情况好转,曾经被允许送回家一次,结果在3天后又被送了回来。

整个住院期间,保罗的心脏骤停了2次,医生将他的管子插了又拔、拔了又插。

这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太痛苦了。

20211004rggcc

“我很恐慌,有一次,我曾经挣扎着想把管子从喉咙里硬生生地拔出来。”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医生团队把保罗的气管切开,让保罗长期靠呼吸机维生。

20211004wcfcr

在重症病房的日子,漫长而痛苦,保罗没有知觉,又好像能记起什么。

插着管,挣扎着小小呼吸一口气的日子,保罗在昏迷和半清醒之间浑浑噩噩地度过了39天,是整个医院住ICU插管时间最长的新冠患者。

其中有一次,医生们尝试着拔掉他的呼吸机,让保罗试着自主呼吸。这个过程需要将患者从昏迷中唤醒,医生们却没有成功。

整个过程,22岁的女儿就站在病房的玻璃窗外看着,心都揪成了一团。

20211004d6bph

终于,等到了拔管的那一天。拔管后,保罗昏迷了整整5天,才清醒过来

这段时间,保罗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幻觉后遗症。“那是一段十分可怕的时光,我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脑子都是雾蒙蒙的,我不断看到蛇和蜘蛛,整个人都陷入了恐慌。”

起初,不管保罗再怎么努力寻找,就是想不起在ICU的日子。对于那段充满绝望和痛苦的时光,他似乎完全没有记忆,但现在病毒的后遗症残忍地让他再次回想起来了。

“我想起来了,看见女儿隔着玻璃窗对我挥手微笑,我知道她的笑容是假的,我能看见她眼里的恐惧,我看见了我丈夫迈克尔。”

“我女儿说‘你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因为我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事实上,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死,包括他自己。“我都不敢闭眼,我害怕我一闭眼,就死了。”

202110047v2dn

精神上受折磨,保罗的身体也受折磨。躺在病床上这么长时间,保罗的背后形成了大面积的压力伤口,从腰到屁股,保罗有着20厘米长、7厘米宽、6厘米深的伤口,就像褥疮一样。

就算吃了止痛药,保罗也痛得坐不起来。整形外科医生为他进行了3次修复手术,伤口一度恶化成坏疽。

除此之外,保罗瘦了22公斤左右,全身的肌肉丧失,手脚失去了正常使用的能力,要像新生儿那样重新学习如何站立和行走;

视力也急剧退化,看不清眼前的东西。“我不能说话、不能写字、不能要求任何东西,我与外界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点头或摇头。”

光是一个站起的动作,保罗就需要3个人帮忙,连一步都走不了,就气喘吁吁地坐下了。

20211004vi2v3

好在,老天爷没有收走保罗,他最终顺利出院了,就连医院的护士都没想到,称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20211004gj25m

命是捡回了一条,但保罗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生活了。他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酷酷Gay爹。

“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都抓不住,就连最简单的切菜都做不到,更别说做饭和弹钢琴了,整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我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我失去了所有生活。”

这10周,保罗错过了很多,就连儿子的高中毕业典礼都没去成。“这没那么简单,不是出院回家就好了的。”

直到现在,保罗还在与各种新冠后遗症和创伤作斗争,还出现了神经性疾病,手脚和舌头出现麻痹和刺痛感,一天只能工作短短几个小时,脖子上的疤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曾死里逃生。

保罗表示,自己感染是在打了1剂疫苗,还有第2剂没打的情况下的,现在分享自己的经历,也呼吁所有还没打疫苗的人赶紧打,打完疫苗的人也不要掉以轻心,做好防护!

来源:加西周末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