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二审开庭!刘鑫:我只是活下来的受害人,没过错!开发布会怒怼记者

据温村那些事儿综合报道:北京时间2月16日9时,沸沸扬扬的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涉生命权纠纷一案二审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经过4个多小时的审理,青岛中院宣布将择期宣判。

据青岛中院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此次庭审江秋莲并未出席,由两位代理律师出庭。刘鑫本人及代理律师胡贵云出庭。

20220216k66j8

202202166t3ha

2016年11月3日,江秋莲的独生女儿江歌在日本东京被刘暖曦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江秋莲认为,江歌遇害事件中,刘暖曦虽不是直接伤害人,但存在重大过错,且其过错与江歌的死亡结果有直接因果关系,诉至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刘鑫赔偿207万余元。

2022年1月10日,城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刘鑫赔偿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

上诉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江秋莲的全部诉讼请求。

庭审中,合议庭组织了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双方围绕一审是否违反法定程序、刘暖曦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三个焦点问题进行了充分的举证质证和辩论。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进行了最后陈述。

中午12时,经过近4个小时的审理,合议庭宣布休庭,案件将择期宣判。

20220216kw5dc

 

刘鑫:只是“有幸活下来的受害人”

一审结束后,刘鑫曾向国内记者出示她委托律师递交的上诉书内容。

记者注意到,在那份长达十余页的上诉书中,刘鑫表示不服一审判决,请求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她对江歌的去世表示痛心,并终身感谢江歌的义举,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多项事实错误。

刘鑫在上诉书中提到,自己因感情纠纷被陈世峰骚扰,江歌作为同室好朋友,给予帮助和救助,确实值得尊重、感谢和铭记。

但是自己作为一个有幸活下来的受害人,在整个江歌事件中是否有过错,对于江秋莲是否存在民事赔偿责任,还是需要依法确定。本案并不单纯是一个个案,也是一个有巨大社会影响力的案件,更需依法判决。

刘鑫表示,一审法院认为她阻止江歌报警系错误。她不可能认知和预判罪犯陈世峰会杀人,更不可能认知和预判罪犯陈世峰会杀一个与他没有关系的人。

她并未为求自保而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家门外。江歌被杀害完全是罪犯陈世峰的行为所致。她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即使赔偿,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判决标准也过高。

20220216mtslf

 

刘鑫:我只有死路一条

刘鑫表示,事发至今五年来,除了少数几次对于重新进入正常生活的尝试都被迫失败之外,她几乎都将自己封闭起来,很少出门,日常接触的几乎只有家人和亲戚。

“二审选择出庭是最后的机会。如果连法律都还原不了真相,我只有死路一条。”她表示:到现在依然没有从对城阳法院一审判决结果的震惊中走出来。

她说:“当我看到民事判决对基本事实的认定,竟然和日本刑事案件的判决完全相悖时,我最后的希望也随之破灭。锁门、拒绝报警这些细节,这些根本就不存在的细节竟然就这样被认定了。一审的判决一出,等于从法律认定了那些虚假的事实,让我遭受了更强力的谩骂和不公,让舆论更加以为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我把江歌锁在门外,让陈世峰一刀一刀杀了江歌,我将她引入危险境地却不救助,我是有多恶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20220216ucpqk

二审刘鑫出庭

 

刘鑫:是给江歌妈妈发阖家欢乐

据九派新闻视频报道,刘鑫在本次庭审前承认的确曾给江歌妈妈发过“阖家欢乐”的信息,“借着过年这个节日,给她发一条信息,希望她真的快乐一点,用词不当考虑欠周。”

“希望她能够走出来,就不要总是陷在这种悲伤的情绪里面,对她的身体也不好,精神也不好。”刘鑫表示。

本案一审审判长表示,江秋莲与刘鑫因江歌死亡原因等产生争议,刘鑫在节日期间有意向江秋莲发送“阖家团圆、新年快乐”等信息,并通过网络方式发表刺激性言语,进一步伤害了江秋莲的情感,依法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20220216qg3ff

 

召开发布会 证人怒怼记者

二审庭审结束后,刘鑫在法院附近一家酒店召开了首次记者见面会。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个见面会几乎成了一位“证人”的独角戏。

下午6点03分,和刘鑫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名女士,此人是今天案件二审前被法院拒绝采信的一名“证人”。

她说,召开发布会的原因是让不被法院采信的证人能够发声,“我的证人从一开始要为我作证以后,辛苦苦苦准备了很长时间,跟我们一起熬夜、一起准备,法庭不让她作证,我不太能接受,今晚请大家认真倾听一些她所知道了解的一些东西。”

202202165gpgo

令人意外的是,简单交流后,刘鑫随即走开,“证人”开始冗长的发言。由于该女士的发言过于零碎,现场媒体记者多次提问,“你现在的发言是不是证人身份”?“你的姓名?”“你作为证人,请提出你的证据,而不是质疑此前的判决”。

但这些问题瞬间点燃了这位“证人”的怒火,她现场与一名女记者发生争执,直言:“你不喜欢听可以出去,我说给其他记者听。”

怼过记者后,这位女士坚持继续“讨论”江歌案中的细节,对此前的判决表达质疑态度。

20220216so8xx

 

江秋莲:如她勇于承担 就没此案

一审宣判结束后,江歌妈妈江秋莲曾抱着判决书接受媒体采访,她哭着表示“江歌不可以被辜负”。虽然“法院只判赔60多万元”,但她接下来打算去江歌的墓前告诉江歌一审宣判结果。她认为自己没有辜负女儿,关于江歌的死亡与刘鑫的关联,“至高无上的法律认定了。”

随后,江秋莲辞别青岛来到北京,与该案代理律师黄乐平、李婧共同举行媒体座谈会。会上,对于一审中对刘鑫的判决,她表示无论是当下还是未来,都不会接受她的道歉,“除了2017年那唯一一次的见面道歉,她再也没有见过我。”

“如果她在最初就勇敢承担责任,承认错误,那就没有今天这个案子的发生。”而眼下一审判决后,对于刘鑫的道歉行为,江秋莲表示“坚决不接受”。江秋莲说,刘暖曦曾私下通过各类途径,向其表示希望用14万“私了”此事,但江秋莲明确表示了拒绝。

来源:温村那些事儿综合(微信ID:wencunstory)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