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 华裔祖孙离奇身亡 开棺验尸发现“铊中毒”! 竟是骇人谋杀案

据华人生活网综合报道:2月17日,纽约市警于公布了一宗令人心碎的祖孙中毒死亡案件。现年63岁的下东城居民文吐欢(Tofoon Man)与4岁的小孙子杜卡特(Wilhelm Ducatl,音译)于去年时隔3个月相继死亡。

纽约市警与市法医办公室(OCME)经过尸检发现,二人死因均为铊(thallium)中毒,且目前案件正在以谋杀案进行调查。

2021年2月17日,63岁的文吐欢(Tofoon Man)突感腹痛,随后她的女儿琳达将她送至了布鲁克林西奈山医院。

因医院不具备治疗文吐欢病情的设备,遂做出转院决定。但在8小时后,黄兴寿表示,等待转院的文吐欢还是不敌病情,就此身亡。葬在位于布鲁克林的华盛顿公墓(Washington Cemetery)。

然而时隔仅仅3个月,5月24日上午7时45分许,年仅4岁的杜卡特告诉妈妈琳达自己肚子疼,感觉“有点累”。

琳达立即拨打报警电话,小杜卡特随后被救援人员送往了玛摩利医院接受治疗,但在2天后,小杜卡还是不治身亡。

20220219nkbzv

祖孙二人三个月内都离奇死亡,这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医生进行尸检时,她发现男孩身上有奇怪的皮疹,于是进行毒理学检查。

并且对文吐欢也进行了重新的开棺验尸。最后发现两人的死因被确定为急性铊中毒,随即两人都被裁定为他杀。

现在警方正在询问孩子的母亲和其他家庭成员,以及其他任何可能参与其中的人,但这仍然是一个谜。

文吐欢的老伴82岁老人黄兴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至今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哭求司法系统还以真相。

据了解,黄兴寿与妻子于1979年10月在中国深圳结婚,随后一起来到美国,自此便居住在下东城显利街(Henry St),并在这里诞下一儿一女,建立起自己的家庭。 为维持生计,黄兴寿曾在餐馆做工,妻子文吐欢则在衣场做女工。

20220219dx7gp

收入虽然不高,但生活幸福简单。随着一双儿女长大成人,他们依次搬了出去,也分别有了自己的小家。只剩两位老人留在下东城的家中,享受着二人相伴的晚年生活。

黄兴寿说,现年40多岁的女儿琳达(Linda Wong)几年前搬去布鲁克林,与同龄的男友住在一起,后有了小苏子杜卡特。

遗憾的是,二人的感情并没能顺利走下去。据警方透露,案发前二人正在争夺小杜卡特的抚养权。对于这名“准女婿”,黄兴寿一家了解的并不是很多,平日多以“萨姆(Sam)”或“先生(Gentleman)”称呼对方。

而黄兴寿一家最后一次看到萨姆,也已在1、2年前了。黄兴寿回忆,在女儿和男友分开后,妻子文吐欢便搬去了女儿家,帮助平日还要上班的女儿照料小孙子。

妻子文吐欢和小孙子杜卡特的离世让黄兴寿备受打击。因担心父亲的身体状况,儿子遂为黄兴寿找了一位护工,照料父亲的生活,平日也陪黄兴寿出门走走散散心。

3个月前,警方携翻译找上门,告知了黄兴寿妻子和孙子系中毒身亡。谈及此黄兴寿便老泪纵横。

黄兴寿说,妻子文吐欢生前身体很好很健康,并没有任何疾病,也没有服用任何药物,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202196ybbx

原本如果老伴还活着,下个月就要退休了,两人就可以安享退休生活了,但如今这样,令他心碎不想多言。警方表示,还没有人因与此案有关而被捕。

文吐欢的女儿,也是杜卡特的母亲——琳达。去年曾两次因与死亡有关而接受调查,但尚未被指控犯罪。

但黄兴寿对此则表示,女儿是一个心善孝顺的孩子,虽然工作忙碌,但平日对父母照料有加,每周都会来看望父母一次,约一周前还刚刚来看望过自己,相信与女儿无关。

虽然时隔一年已太久,老人仍盼着司法系统能够还家人一份真相,以慰妻子和孙子在天之灵。铊中毒是什么情况?铊是元素周期表中第6周期ⅢA族元素之一,一种化学元素。

20220219uh00m

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称,从1972年开始,铊一直被用作灭鼠药的原料,但此后在美国被禁止使用,因为意外接触铊会对人体造成重大伤害。

其影响包括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消化道症状,“接着是多个身体器官衰竭、脑损伤和死亡。”铊对成人的最小致死量大约为12毫克/公斤体重。

重金属铊已不再在美国生产,但仍需进口,用于制造某些电子和医疗材料。

它可以通过食品污染传播,也可以作为颗粒释放到空气中。疾控中心表示,由于它无味无味,“杀人犯一直用它作为一种难以检测的毒药。”

来源:华人生活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