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了! 温哥华情侣航班遭取消 延飞行李还丢了! 假期泡汤 “再也不搭加航!”

据温哥华热点综合报道:加拿大本周释出消息——将在9月30日相继取消入境检查疫苗+新冠检测等防疫措施,就连入境必填的ArriveCan都可以转成可选择,全面开放似乎近在咫尺。

各项防疫政策放松,想必在家憋了将近3年的加拿大人会更加疯狂地出游。然而,现在不如往日,加拿大航空公司和机场的名声已经一落千丈,今天皮尔逊机场还“光荣上榜”全北美第6。对于这段时间出门的人而言,最糟心的估计是加航了,航班遭取消、踢人、安检等半天、延误、行李丢失…

eu5xq

据报道,一名来自温哥华的情侣最近就因为加航,整个计划好的旅行都泡汤了!气得他们直呼:以后坚决不再坐加航!

这位苦主名叫罗伯特(Robert Meca),本来计划与女友一起出门旅行,订了8月28日从温哥华国际机场出发,中转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然后飞往目的地葡萄牙里斯的加拿大航空机票。

出门旅行,本来是一件轻松而愉快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就在出发的前几天,加航突然告知他们,出境航班被取消了。

pm45p

别无他法,他们只能重新预订了温哥华飞往波士顿的航班,打算从那里飞往里斯本。

然而,这出趟门就跟打怪一样,一关接着一关。出发这一天,温哥华国际机场出现严重延误;他们抵达波士顿的时候,下一个航班已经起飞了。

他们只能当场重新预订达美航空公司航班,加航表示已经将行李转移到新的航班上了。“他们告诉我,我可以在线或通过电话提交行李转移申请。”

7hod8

他也确实照做了,但是官网根本没有反应,全部失败。

人到了、行李没到,两人也是很郁闷了,气得直接打电话给加航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对方表示他提交申请的时间太晚了,必须重新向航空公司再交一份。

由于必须使用北美的电话号码,罗伯特还是请在加拿大的老母亲代劳,花了10个小时才联系上人。

然后,在他们面前上演的就是加航最拿手的戏码——“踢皮球”。

9xzxb

“加航告诉我,这是达美的错,达美却说他们没有我们的行李纪录。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航空公司互相指责,没有人为丢失行李担责,我无法提交报告。”

aln62

直到9月19日,他们结束旅途回到温哥华,加航才提交了一份行李丢失报告。

一趟本应轻松的假期,他们两人承受了很大压力,他的母亲也推迟了工作,帮他们联系,浪费很多时间。

“登机时,加航告诉我的女朋友,乘客随身携带的东西有限,她把所有东西都放在行李里面了,化妆品、吹风机等等,整个旅程什么都没有,这让她很沮丧,”不得不去买新衣服和所有必需品。

有了这个糟心的旅程,罗伯特表示,以后再也不会坐加航的飞机了。

唉,明明是开开心心的二人世界,却变成花钱买罪受,放谁身上都得抑郁…

 

钱太少!阿省政府托儿费补助惹争议!

globalnews报道:阿尔伯塔省私营运营商每天10加元的托儿服务“糟糕的交易”根据阿尔伯塔省的一些中心运营商和家长的说法,在加拿大被吹捧为“伟大”的托儿服务,结果却“不是那么好”。

卡尔加里的Little Worlds Learning Centre总裁 Cliff Dawson-North只是众多运营商中的一个,他们对渥太华去年宣布的每天10加元的托儿服务感到兴奋。

2n6xm

“当我们收到这个消息时,我们哭了。”

当他得知这笔交易的重点是非营利中心——而不是像他这样的私人中心时,那些快乐的眼泪很快就变成了沮丧。营利性部门的资金最终是在政府层面制定的,但程度不同。

对于 Little Worlds,这导致其 102 个空间中的 21 个没有得到资助。

“我们被告知,你可以经营它们,但你不会从政府那里得到任何帮助。”“发生的事情是阿尔伯塔省现在有一个两层系统。”

“一个孩子坐在另一个孩子旁边的教室里,一个家庭得到了全额经济利益的美丽礼物,而另一个家庭却一无所获,这有什么意义呢?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不对的。”

Krystal Churcher在英尺的早期学习中心。McMurray 从许多私人运营商那里听到了这一点。这是她决定不在卡尔加里开设新中心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是许可要求。根据协议,中心必须在 2021 年 11 月之前获得完全许可才能获得任何资金。即使是那些想扩大现有设施的人也必须在最后期限之前完成。

“我们的中心有点停滞不前。我们无法开设新中心,也无法扩大现有中心。”

这些中心也无法为员工加薪,使他们在阿尔伯塔省艰难和竞争激烈的劳动力市场中处于不利地位。

“当你无法增加中心的工资时,留住员工真的很困难。”

Churcher 表示,该双边协议在阿尔伯塔省没有得到适当的考虑,该部门的大部分是私营部门。根据她的统计,675 个托儿中心或 120,000 个托儿所是私人的。卡尔加里的父亲安德鲁·德·安吉利斯(Andrew De Angelis)就在其中一个候补名单上,尽管他几个月前就为儿子注册了托儿服务。

行业另一个日益关注的问题是可持续性。私人托儿服务倡导者表示:这些限制将导致托儿中心关闭,或者根本无法启动。

“我认为你会看到越来越少的小企业,像我这样的人越来越少,因为风险很大,所以开设中心。”

在埃德蒙顿经营Future Kids Daycare & After School的 Hend Ali希望自己没有冒这个险。早在 2020 年,她就开始规划她的中心,并获得了 22 年的贷款和租约。

然而,她的中心在年底才获得许可,这使她没有资格获得任何新的资助。

“我周围所有的托儿所,所有的空间都满了。我们有空间。我们有材料。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但没有孩子。我失眠了,我该怎么办?”

“我不得不告诉我的四个年幼的孩子,我们很有可能会失去我们的家,因为我把它作为这个地点的抵押品。”

像许多营利性经营者一样,她说她一直在向父母提供折扣。但这是有代价的,她说她根本负担不起长期的费用,而且可能会迫在眉睫。

“他们只是在向我们施压,要求我们转为非营利组织,因为在所有这些辛勤工作之后谁还想破产?”

来源:温哥华热点、卡尔加里吃喝玩乐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