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点!大温少数族裔人口首次超过白人!列治文比例最高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根据加拿大统计局近日发布的2021年人口普查数据相关研究报告,有史以来第一次,少数族裔占据了大温地区人口的大多数。

截至2021年,大温地区的总人口为261万,其中142万属于少数族裔,占54.5%。高于2016年人口普查中的48.9%。当时大温地区的243万居民中有119万被认定为少数族裔。

1vipl

 

按族裔划分

可以从肤色分辨的少数族裔中,也就是可见的少数族裔中,最大的群体是华裔,人数超过51.2万,占大温总人口的20%。

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2021年大温哥华地区少数族裔人口分布详细信息如下:

    • 华裔:512,260 (20%)
    • 南亚裔:369,295 (14%)
    • 菲律宾裔:142,120 (5.5%)
    • 西亚裔:64,645 (2.5%)
    • 朝鲜裔:63,465 (2.4%)
    • 拉美裔:51,500 (2%)
    • 黑人:41,180 (1.6%)
    • 日裔:31,195 (1.2%)
    • 阿拉伯裔:22,445 (0.9%)。

 

按地区划分

9ni4w

和以往人口普查的数据一致,列治文继续领先于大温地区其他城市,少数族裔占总人口的80.3%,其中超过11.3万是华人

本拿比是大温地区第二大有色少数族裔占主导的城市,有近8.2万名华裔居民。还有2.32万居民是南亚裔。

排在第三名的是素里,少数族裔的比例从2016年的58.5%大幅攀升至2021年的67.1%。其中南亚人最多,人数接近21.3万;其次是华人,数量超过4.8万;菲律宾人是素里第三大少数族裔社区,数量超过3.9万。

高贵林排名第四,主要少数族裔群体是华人(约3.3万)、朝鲜人(约1.19万)和西亚人(1万出头)。

温哥华排在第五位,少数族裔的比例从2016年的51.6%上升到2021年的54.5%。其中有超过16.8万的华人;南亚人接近4.5万;菲律宾人接近3.9万。其他主要少数族裔为东南亚人、拉美人、西亚人、日本人、朝鲜人和黑人。

 

移民成人口增长主要来源

2016年至2021年间,加拿大人口增长了5.4%,其中71.1%是新移民贡献的。这期间共有130万新移民登陆加拿大,占加拿大全部移民的16%。

3crjc

图源:ShutterStock

亚洲出生的移民在新移民中所占比例创下历史新高,从1971年的仅12.1%上升到2021年的62%。与此同时,在欧洲出生的新移民人数50年来持续下降,从1971年的61.1%的高位降至2021年的10.1%。

印度是亚洲新移民的主要来源国,占过去5年新移民18.6%。上一次有如此高比例的移民来自单一出生地是在1971年的人口普查期间,当时所有新移民中有20.9%来自英国。

zo26x

图源:Policyoptions

亚洲第二大新移民来源国是菲律宾,占11.4%;中国以8.9%列第三位。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大约90%的新移民选择在人口超过10万的城市定居。2016年至2021年间,加拿大的三大都市圈中,大多伦多地区接纳了将近39.2万移民(占总数的 29.5%);大蒙特利尔地区接纳了超过16.2万移民(12.2%);大温地区接纳了超过15.48万移民(11.7%)。

但总体而言,越来越多的新移民选择定居三大城市以外的中小城市,像渥太华、加蒂诺、滑铁卢等,这可能部分反映了大城市较高的住房成本。调查结果还显示,21%的移民将至少 30% 的收入用于住房,而只有13.2%的非移民人口这样做。

73ypi

图源:ShutterStock

全国130万新移民中,大约11%在15至24岁之间;64%在25至54岁之间。年轻的新移民正在快速填补加拿大老龄化的就业市场。2016年至2021年间,加拿大劳动力增长的80%来自移民。

2021年,830万移民占了加拿大总人口的23%,是G7国家中比例最高的。按照目前的轨迹,到2041年,这一比例可能提高到34%。

 

人口构成变化的深层次影响

人口构成的变化正在对加拿大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产生更深层次的影响。

BC省最近的市政选举结果,就是证明。在这次选举中,谁投票和投票给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好几个市政当局都选出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年轻、更多元化的市议会。

最重大的突破发生在温哥华,沈观健成为该市首位华裔市长。他还带来一群新的市议员、公园委员会委员和学校董事会受托人,其中不乏像他一样的少数族裔。

mfru9

在温哥华以外,三角洲市在143年的历史中,第一次选出了两个少数族裔的人进入市议会。乔治王子和威廉斯莱克选出的市长也都是有色人种。在本拿比,大多数议员现在是有色人种。在阿伯茨福德,Dave Sidhu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民意调查中名列前茅的有色人种。

另外,随着千禧一代成为BC省最大的选民群体,数十名千禧一代的候选人也在此次选举中走上政治舞台。

这些都是重要的变化,将对未来的发展和这些城市的运行方式产生影响。这些变化的发生是自然而然的。毕竟,少数族裔社区一直在勤勤恳恳地缴税,他们的孩子在社区的学校、公园成长,所以现在是时候在全省的决策层发出他们的声音了。

0rvmz

这些变化的发生,也并非一蹴而就。媒体环境的变化对推动社会层面的意识转变起了很大的作用。来自不同文化和种族背景的新锐记者不断讲述这些社区的故事,同时通过新闻报道向社区传达与其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优先事项。微信和 WhatsApp 等新媒体平台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些平台使信息和意见的传播、信任的建立更加快速高效,尤其是在东亚和南亚社区。

u3fvk

图源:ShutterStock

随着越来越多的有色人种和年轻人认为自己有权利也有必要竞选公职,从而为建设自己的社区做出更多贡献,我们将在未来几年看到更多这样的变化。一个更年轻、更多元、更勇于打破壁垒的BC省,正在展露全新的风貌。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