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V等三重压力挤爆ICU!加拿大9岁男童2次被推迟心脏手术,母亲崩溃发抖

CBC报道:当她9岁儿子的心脏手术在几个月内第二次被取消时,加拿大母亲瑞秋·阿姆斯特朗(RachelArmstrong)感到愤怒、崩溃、并且开始“明显颤抖(visibly shaking)”。

来自卑诗省坎卢普斯市的阿姆斯特朗说:“我当时反应不太好,压力太大了。”自5月以来,她的儿子杰克逊·安德森( Jackson Anderson)就在卑诗省儿童医院等待手术,半年过去,一家人只等来两次空欢喜。

她告诉CBC:“作为父母,一想到孩子的医疗护理可能被一再推迟,就会感到很害怕。”

从出生时起,杰克逊的心脏上就有一个洞,为此他已经做了10次手术。春季时,医生说他需要用机械瓣膜替换主动脉,但由于重症监护室没有足够的人手来监督他的康复情况,手术在10月和11月都被推迟了。

而从阿姆斯特朗得知他需要手术的那天起,这种延误就加深了她的焦虑。

“一直到他进入[手术室]并出来之前,你的脑海中会有这样的想法……他在那里会经历什么?他还能出来吗?”她说。

tehjj

由于医院工作人员已经被重新部署,以应对流感、COVID-19和呼吸道合胞病毒(RSV)的“三重压力”,全国各地都报告了儿科手术推迟的情况。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也需要用于这些病毒感染最严重的儿童。

目前杰克逊的情况很稳定,但是在手术之前,他的主动脉阻塞只会越来越严重。阿姆斯特朗认为,他们在12月的下一次手术安排很有可能也会被取消。但她明白医院在治疗急症病人方面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还有一些孩子需要那个位置,需要那些照顾。所以我们只需要接受这一点,并且知道他们可能比我们更需要它。”

CBC联系了卑诗省儿童医院寻求评论,但没有得到回复。

上周,这家温哥华医院启动了紧急溢出措施,以管理高于平时的病人数量。在卡尔加里,阿尔伯塔儿童医院星期二宣布计划重新部署工作人员,并推迟一些手术。新斯科舍省IWK健康中心的一些手术也已经取消,卫生官员敦促人们保持最新的疫苗接种,生病时待在家里,戴上口罩,以应对该省幼儿呼吸道疾病的激增。

多伦多病童医院(Toronto’s Hospital for Sick Children)的史蒂文·施瓦茨医生(Dr. Steven Schwartz)说,他们也看到了类似的激增,一些病情最严重的儿童在被送到医院时呼吸困难。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病人。不仅仅是这里。它在省的另一边。它在全国各地。整个北美都是这样,”这家也被称作SickKids的医院的重症监护医学部主任施瓦茨说。

69pfc

“我们一直是一个存在漏洞的系统。这暴露了我们一直以来的每一个弱点。”

SickKids是加拿大最大的儿科医院。医院数据显示,该院急诊科的设计目标是每年接待6.5万名患者,但目前的激增使今年的人数有望达到9万。

CBC新闻看到的数据显示,10月3日至11月7日期间,患者数量较三年前增长了21%。急诊科的平均等待时间是2019年10月的3倍,一些患者等待时间长达12小时。

施瓦茨说,为了重新部署护理人员,他们做出了“非常艰难的决定”,削减40%的手术,优先处理紧急手术。在SickKids的16间手术室中,目前有6间已经停止使用。

他敏锐地意识到,能够帮助患有呼吸道病毒的儿童是以牺牲其他儿童为代价的,这些儿童将得不到他们需要的手术。

“这是必要的手术,是孩子们需要的东西,但如果今天不做,他们倒也不会因此失去生命。”他说。

“然而,如果我们谈论的(呼吸困难的)孩子们今天不得到护理,他们就会死亡。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床位不仅仅是一张床”

SickKids的儿科重症监护室(PICU)接收来自自己急诊室的儿童,但也接收来自其他医院和护理点的儿童。当一个病重的孩子需要PICU病床时,施瓦茨说,这是一种紧急情况,因为“一个床位不仅仅是一张床,还需要一个护士。”

实现这一目标的是像洛莉·汉密尔顿(Lori Hamilton)这样的人,她是重症监护病房的负责护士。她说,当PICU需要找一张额外的床时,她不得不采取更有创意的做法。

她说:“比如,如果我们在病房的两个不同区域有两个急性程度较轻的病人,有没有办法把他们放在一起,让一名护士安全地照顾这两个病人?”

hzv3e

她有时也会要求从医院的其他部门调来护士,或要求呼吸治疗师等工作人员承担与病人护理有关的额外任务。

“我们要求护士比以前做得更多,并为她们提供不同的资源,以便能够安全地完成这项工作。”她说,团队合作有助于完成工作,但压力水平一直很高。

由于等待时间过长,忧心忡忡的家长让工作人员感到沮丧,在等候区和分诊区部署了保安,以便在情绪失控时提供帮助。

汉密尔顿担心“我们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来做这件事”,例如当地的病人将被送到更远的医院,甚至是外省。

 

手术候补名单上有6000人

安大略东部一家儿科医院CHEO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芒特(Alex Munter)说,他的医院也在取消手术,以应对患者数量的增加。他希望,当前的危机可以使联邦和省级机构为儿童医院提供更多的资源。

“我的希望是,所有这一切的一线希望能让我们终于看到了这个国家儿童人口不断增长的事实。”他说。

“让我们现在就解决这个问题。让我们以一种深思熟虑的方式,进行我们需要的投资,以确保孩子们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得到所需的照顾。”

围手术期服务副主任西蒙·凯利(Simon Kelley)医生说,在SickKids的手术等候名单上有6000多名儿童,推迟这些手术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

8vn0c

围手术期也称手术全期,指围绕手术的一个全过程,从病人决定接受手术治疗开始,到手术治疗直至基本康复,包含手术前、手术中及手术后的一段时间。

他解释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情况会变得更糟,这意味着轮到孩子时,他们可能需要更复杂的手术,风险也会增加。他补充说,儿科手术也会根据特定的儿童发展阶段里程碑(developmental milestones)谨慎安排时间。

“如果你错过了这些里程碑,错过了那些发展阶段,你就无法让时光倒流,”他告诉CBC。

考虑到流感季节有时会延续到2月,凯利担心医疗能力的下降可能会影响到春季的手术。他认为,即使可以将工作人员调回外科病房,也很难解决日益增加的积压问题。

“那些没有紧急手术的孩子,会在我们的等候名单上慢慢消失。还有成千上万的孩子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

来源:超级生活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