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天后席琳·迪翁声音哽咽称患上罕见疾病!情绪激动向歌迷道歉

据加国君综合报道:加拿大天后级歌手席琳·迪翁(Céline Dion)今天(12月8日)在一篇情绪激动的帖子中向歌迷道歉,称她患有一种叫僵人综合症(stiff-person syndrome)的罕见神经系统疾病,无法在2023年春夏两季的演唱会中登上舞台。

1968年出生的席琳·迪翁现年54岁,近年被一种罕见的疾病所折磨。周四,迪翁在Insgram上情绪激动地讲述自己的所患的疾病。迪翁说,她一直在应对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僵人综合症。

1jxp6

0yvfs

“不幸的是,这些痉挛影响了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时会在我走路时造成困难,并且不允许我像以前那样用我的声带唱歌,”她周四激动地说。

根据迪翁的网站,她的 Courage 巡回演唱会中, 2023 年夏季的八场演出已被取消,其中几场原定于春季举行的演出被重新安排在 2024 年举行。一些欧洲演出日期已经从 2022 年推迟。

vh00i

一月份,加拿大这位流行偶像天后取消了一些北美演出,当时她在网站称患上持续的肌肉痉挛。

席琳·迪翁是加拿大魁北克省Charlemagne长大,长期以来一直在应对艰难的健康挑战。

83q4p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挣扎,”她说。“我一生只懂的就是唱歌,这是我一生都在做的事情。”

这位五届格莱美奖得主表示,她会定期咨询医生,包括一位运动医学治疗师,她的孩子们一直都很支持她。

“我希望我能走上康复之路,”她说。“这是我的重点,我正在尽我所能恢复健康。”

wt0p2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中心( Johns Hopkins Medicine )的资料,僵人综合症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病症,最常影响患者的下背部、腹部和腿部区域,这会影响一个人的步态和平衡,使患者容易跌倒 。

当病情仍然较轻时,诊断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而另一个挑战是痉挛和僵硬,这是该疾病的常见症状。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神经专家斯科特·纽瑟姆(Scott Newsome)博士的解说视频,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上僵人综合症这种疾病。

纽瑟姆说,视情况而定,肉毒杆菌素注射、超声疗法、针灸、深层组织治疗和水疗均可以缓解症状和疼痛。

除了健康挑战外,自 2016 年以来,迪翁接连受到丈夫、母亲和一个兄弟的去世的轮番打击。

vpem9

今天,席琳·迪翁在ins中讲述被迫要取消演唱会是神情非常激动,不断向歌迷道歉。在视频中,迪翁一度声音哽咽,两眼带泪。对于偶像的饱受疾病的折磨,歌迷们纷纷送上祝福。

fgabl

94v3a

祝愿席琳·迪翁能够战胜病魔的挑战,早日重开演唱会,唱出天籁之音。

 

22岁女子被虫咬伤,竟导致血液感染2次中风,最终死亡

CBC报道:加拿大一名22岁女子被不知名的虫子咬伤了太阳穴, 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伤口导致她血液感染,并在2次中风后不幸去世。

kelmy

萨斯喀彻温省的Wanda Natawayous很担心她的孙女。这位学龄前儿童的母亲Angela Andrews在不久前刚刚去世,想到这些,她有时甚至会哭着从睡梦中惊醒。

“我必须向她解释为什么她妈妈现在不在身边。尤其是,等她长大了,这将会很困难,”Natawayous谈到她的孙女Raelynn Andrews-Walker时说。

Andrews在10月4日去世前一直住在里贾纳(Regina)的街头。

有一天,她被一只不知名的虫子咬了太阳穴。她随后因为咬伤去了医院,但在医生给她检查结果之前就离开了。由于她没有地址和电话,医院工作人员无法联系上她。

Natawayous说,咬伤导致血液感染。最终,22岁的Andrews两次中风去世。医生们认为,其中可能还有一种从未被诊断出来的潜在自身免疫疾病。

l4dlg

在被致命的虫子咬伤之前,Andrews的生活一直很艰难。“她经历了一些事情。孩子(Raelynn)还大约四个月大的时候,她就走了。她那时候染上了毒瘾。”Natawayous说。

Andrews在服用冰毒和芬太尼之类的毒品。“但不管她沉迷得有多深,Raelynn总是她心里想着的第一件事。无论她得到什么样的帮助,她都会把其中一半的帮助交给Raelynn来帮助她。”

Natawayous说Andrews想要接受治疗。但她很难迈出这一步,因为她没有地址、电话或任何其他联系任何人或被联系的方式。

“就在她去世前几周,她联系上了我,她想去戒毒,”她说。

Natawayous说,她女儿的死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服务给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她希望萨斯喀彻温省的政府站出来。她希望从改变萨斯喀彻温省收入支持(Saskatchewan Income Support,SIS)计划开始。

她希望政府停止直接把钱给在SIS名单上的人,而是把钱直接交给房东。

kbp9g

“他们给人们这些钱,在他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希望他们拿着钱去付掉账单。”Natawayous说。

“在他们付掉房子的钱之前……他们可以让这些账单被直接付掉,但他们没有这种情况。”

她说,许多有成瘾或心理健康问题的人不熟悉怎么做预算。Natawayous非常想念她的女儿,希望人们能听到她的故事。

“我不想看到其他人的孩子、父母、阿姨、叔叔、表兄或其他任何人因为我女儿去世的同样情况而去世。这是不必要的,没有人应该因为缺乏服务而失去家人。”

Andrews是2021年秋天百事公园(Pepsi Park)无家可归者营地Camp Hope的居民。营地拆除后,40名居民住进了临时避难所,80人无家可归。

v3zmi

在这80人中,有四分之一是自去年11月以来死亡的。这些数字来自Alysia Johnson,她是Camp Hope的创始组织者之一,也是里贾纳卡Carmichael Outreach的董事会主席。但她说,像Andrews这样死去的人并不只是一个统计数字。

“社区需要明白的是,这背后有一个真正的家庭,”Johnson说。像Andrews一样,许多无家可归的人没有电话或地址。

“这是一种生死攸关的后勤挑战……Camp Hope也有孕妇。我们试图协调一些人,把他们送到医院分娩。当人们没有地址和电话号码时,我无法强调这有多么困难。”

Natawayous和Johnson都表示,里贾纳没有足够的庇护所。而那些确实存在的临时服务并不能完全满足那些无家可归者的需求。

“我们确实有空置的住房单元,我们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支持。我需要为员工提供资金,这样人们就可以互相照顾,提供全面的支持,并处理潜在的原因。”约翰逊说,成瘾、心理健康和其他支持都不是资本项目。

“这是人类的工作。如果我们投资于人,最终将有助于消除服务障碍。”

来源:加国君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