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加产子出意外!中国爸爸状告列治文医院和医生!生育旅游争议多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四年之前,陈先生和身怀六甲的妻子满怀希望地来到加拿大,准备在这里迎接孩子的出生。却不料事与愿违,在生产过程中,他们的儿子Stephene因为缺氧、缺血导致脑损伤,在后续的成长中深受癫痫发作、生长发育迟缓、脑瘫和认知障碍的困扰。

目前,陈先生正在代表自己4岁的儿子,对列治文医院、负责接生的两名医生和招揽他们进行这次生育旅行的月子中心提起诉讼

mh7i8

陈先生指控两位医生Brenda Tan和Balbinder Gill以及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CH)在列治文医院对Stephen和陈太太提供医疗护理方面存在疏忽;指控月子中心的经营者郑女士和梁女士,就陈太太和孩子在加拿大获得的产前和/或围产期护理和专业知识提供了不实信息。

 

月子中心牵线搭桥

根据加拿大的法律,一个人在加拿大出生,就自动具有加拿大国籍。这是基于“出生地主义”的原则,即在一国境内出生的人,不问其父母国籍或无国籍,一律取得出生地国家的国籍。

和条件严格、过程漫长的移民申请相比,如果能让孩子出生就有加拿大护照简直就是躺赢,还赢在了起跑线上。

生育旅行也顺理成章被做成了跨国生意。作为少数仍然奉行出生地主义的发达国家,美国和加拿大是非常受欢迎的生育旅行目的地。

不少华人也看到了商机,成立月子中心,卖力招揽同胞来美加生孩子。因为航空旅行便利、气候温和、华人比例高,来加拿大生孩子的话人往往首选大温地区。陈先生夫妇就是其中之一。

mzimw

陈先生和妻子在中国就看到了ABC月子中心的广告。这家月子中心位于列治文的Ash Street,由郑女士和梁女士经营。

2018年1月,陈先生夫妇抵达加拿大,直接入住了ABC月子中心。此时距孩子的出生还3个月。由于对加拿大的医疗保健制度基本一无所知,陈先生和妻子完全依赖月子中心提供的信息,包括对加拿大医疗水平的介绍、产前和产后的护理,等等而事后看来,这些信息是不实和夸大的

sh06i

 

不顺利的分娩

关于分娩当天的细节,陈先生方面的陈述是,2018年4月18日凌晨,他和妻子就到了列治文医院,但是医院让他们回家,等产程有进展了再回来。

当天晚些时候,夫妇俩回到医院,为了加快分娩过程,护士给陈太太用了催产素,但不清楚具体是在什么时间。就在注射催产素到实际分娩期间,Stephene“遭受了大脑缺氧和缺血”,不得不接受心肺复苏和几天的重症监护。

陈先生认为,护士未能确保及时的医疗干预,以防止脑损伤,他们没有对他妻子分娩前的医疗史进行适当的调查或评估,也没有及时提醒其他医疗专业人员胎儿窘迫。

80t1h

此外,他们的家庭医生Tan医生、Gill医生和另外两名未透露姓名的医生未能向他的妻子提供充分的产前护理,也未能根据他妻子的病史和”身体表现”评估风险因素。医生也没有适当地告诉他的妻子自然分娩的风险或讨论其他的替代方案。

而且,由于Stephene受到的损伤,陈先生夫妇和家人必须为孩子付出超常的爱心,并进行妥善护理。

陈先生代表自己的儿子,要求一般和特殊损害赔偿,以及补偿医疗费用,具体数额不明。

 

所有被点名的被告都否认有任何过失

温哥华沿岸卫生局负责运营列治文医院。卫生局否认了自身或其员工的任何疏忽,并对陈先生的许多指控提出了质疑,包括Stephene的受伤。

根据卫生局的说法,陈太太在分娩当天凌晨12点15分左右被送进医院,第二产程在晚上7点左右开始,实际分娩是在近两个小时以后。对陈太太的所有照顾都是“适当的”,“遵照合理的实践和程序标准”,卫生局或其雇员的任何作为或不作为都没有造成所谓的对Stephene的伤害。

卫生局请求法院驳回诉讼,并要求补偿与自身辩护相关的法律费用。

4ne6c

Tan医生否认自己是列治文医院或ABC月子中心业务的代理人,并对陈先生指称的Stephen所受伤害提出了质疑。为了提供产前护理,Tan医生在陈的妻子生产前两个月成为了她的全科医生,并在办公室与她见过几次面。

Tan医生表示她为陈太太和其儿子提供的护理是适当的,符合标准的医疗实践,否认自己存在过失。陈太太也被告知了与接受治疗相关的风险,并表示同意。

Gill医生则否认自己协助了分娩,声称他只是在陈太太出现紧急情况时帮助她把婴儿推出来。孩子出生时“没有呼吸,检测不到心率”,医护人员“尽了最大努力进行复苏”,直到孩子被转移到“更高层次的护理”。

3e2ay

Gill医生也说对Stephen的护理和评估“在当时的情况下是合理的,符合儿科医生的预期”,他的作为或不作为没有导致任何所谓的孩子的伤害或损失。而如果孩子有任何伤害,Gill说,这不是他的错,可能是其他被告或不明当事人造成的。

Gill进一步声称,有问题的伤害可能是由于陈先生夫妻的疏忽造成的,他们没有合理地注意自己的健康,也没有在”症状或体征开始出现时”就医,未能提供完整和准确的就医史,以及未能遵循医护人员的建议。

Tan医生和Gill医生都要求驳回对他们的指控,并且补偿诉讼费用。

 

生育旅游引发争议

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旅行限制到来之前,加拿大的非居民付费生孩子每年都在增加。而大温的列治文是整个加拿大生育旅行业务的中心。

疫情爆发之前5年,BC省平均每年有661例非居民自费分娩。大流行前一年达到了创纪录的868例。2019-2020年,仅列治文医院,就报告了502例非居民分娩。疫情开始之后,BC省的非居民付费生育人数下降了超过80%。

vlnl9

生育旅行给加拿大的医院带来了不菲的收入,但是也有人拖欠费用引发争议。列治文医院追讨了几年的一笔欠款就高达120万,包括31万的医疗费账单和利息、罚金。

还有人反对者认为生育旅行的产妇挤占了医疗资源。甚至有人呼吁加拿大政府重新审视国籍“出生地主义”原则。

但截止目前,根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说法,怀孕本身并不是拒绝游客入境的理由。经营月子中心,也是合法的。随着国际旅行限制的逐渐放开,加拿大的生育旅行产业可能很快迎来复苏。

但是作为准父母,要在异国他乡迎接新生命的到来,还是应当提前做好风险评估。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