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加国母女遭遇租霸!带着自闭症女儿不仅失业还无家可归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买套小房子用于出租,是加拿大常见的投资方式。但是疫情爆发以来,这种投资方式开始遇到问题:租出去容易,收回来难。

加拿大的法律本来就注重保护租客的权益,疫情期间更是出台了限制涨租金、禁止驱逐租客等更严厉约束房东的规定。这就导致小房东如果需要收回出租屋,难度更高,如果再不幸遭遇滥用法律保护的租霸,流落街头甚至破产都有可能。

7niia

据CBC的报道,安省渥太华的Elsie Kalu和女儿现在就面临这样的困境。

n2rzo

Kalu有一个4岁的女儿,患有自闭症。为了女儿能得到更好的治疗,2021年母女二人从魁省的加蒂诺搬到了渥太华。2022年4月,Kalu在渥太华东郊的奥尔良社区买了一套城市屋,但直到现在也没能踏进房子一步,也没收到过房租,还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

Kalu买这套房子是为了自住,但买房时的一个疏忽导致了现在的后果

她是在疫情期间房地产市场最火爆的时候通过一家房地产批发商购买了这套房子。这类批发商往往以低于市价的低价绕过中介买卖房产,以规避中介费。这样做无疑是有风险的。

2022年1月,Kalu在没有看过房子的情况下就签了购买合同。事后,然后才知道里面除了有个不合作的租户,还住了一位男性。

nukr7

今年4月,房子完成过户,Kalu 也按照法律规定向租户发出了 N12 通知。这是安省《住宅和租赁法》规定的一份表格,用于通知租户房东打算搬进来。

过去的几个月里,Kalu和女儿一直另外租房子住,每个月要支付房子的租金、水电费,以及所购买的城市屋的月供和地税,一个月$5000元都打不住,只能通过借贷和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勉强支撑。

她的女儿也无法在新家附近的学校入学,谈好的语言治疗师服务也不能开始。三个月前,因为没钱,Kalu把女儿的关键治疗也停掉了。

0s9lv

雪上加霜的是,Kalu原本是一名财务顾问,这份工作要求有良好的个人信用记录,而Kalu因为欠款太多,信用分没有达到公司最低的门槛,在今年8月份丢掉了工作。

现在,由于欠了一个月租金,Kalu自己也收到了房东要终止租约的通知;城市屋的贷款方也发来电子邮件,表示如果她在今年 12 月再一次欠缴月供,将考虑采取法律行动。

为了不让自己和女儿流落街头,Kalu联系了当地的三家庇护所,但是其中一家要等两年,另外两家则表示,只要她们母女没有真的流落街头,就不符合入住的条件。

从2022年5月份开始,Kalu就向安省的房东和租户委员会 (LTB)提交了驱逐租客的申请。正常情况下,LTB 有一个服务标准,可以在25个工作日内安排听证会。

可今年7月,这个期限延长到了7至8个月。Kalu的律师助理提出了加快她的听证会的请求,但LTB 在9月拒绝了该请求,并称此案不够紧急

pdjgq

在此期间,霸占Kalu房子的租户一直奉行“三不原则:不回应、不交租、不搬家。Kalu在门上贴通知,要进入房子检查,租客就也贴张纸,表示自己正在隔离。

走投无路的Kalu求助于CBC。记者去实地探访时,发现大门被塑料盒子从里面挡住了,不但无人应门,反而在记者敲门后屋内开始播放音乐。

vgdka

更可气的是,租户的律师Michael Thiel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的客户“有权无限期地占用该房屋”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通货膨胀是如何导致租金飙升的。负担能力是一个大问题,不能因此流落街头”。至于租客不交房租的问题,律师放话说,如果Kalu“确实认为租金被拖欠了,尽管去向LBT提告”。

房东如果要收回出租屋自住,就要给租客发N12通知——租客收到N12通知,说明纠纷进入法律程序,裁决结果出来之前就可以不付房租——而疫情爆发以来,LBT的受理时限一直在延长,从几个月到十几个月。

这种荒诞却合法的怪圈,像一个无底的漩涡,死死地拖住了处于弱势地位的小房东们。

Kalu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CBC此前报道的另一位小房东,渥太华的小企业主Franchesca Ranger也有类似的痛苦经历。

她在大流行期间因离婚而卖掉了自己的婚房,和LBT以及租客斗争了18个月之后,才终于结束在亲友家辗转寄居的窘境,拿回自己的房子和一屋子的垃圾。

dqdb7

绝望的Kalu站在自己购买后从未进去过的房子外面对记者说,“为什么政府会允许另一个人从一个人身上拿走一切?这就像抢劫一个穷人来付钱给另一个穷人。但我根本没钱为另一个公民提供社会服务。”

好容易拿回自己的房子,但仍被拖欠2万多房租的Ranger 对记者说,“怎么可能有人租一个地方,不付房租,然后住上18个月?……这完全说不通。”

z8fgq

与此同时,因为听证会和驱逐令出现重大延误而令很多小房东面临绝境的LBT,却似乎对此不以为然

在给 CBC 的一封电子邮件中,LBT将责任推给了省政府,认为是其在2020年暂停驱逐听证会的命令导致等待时间和积压的时间超过平均水平

一位发言人表示,LBT正在努力实现运营现代化并雇用更多员工来帮助解决案件积压问题。截至9月30日,LTB 有36名全职和47名兼职仲裁员,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对于小房东们面临的困境,LBT让记者去找安省住房部,后者则是大打太极,并不直接回应问题,而是表示将致力于安省人民的福祉,继续开展预防无家可归者的工作,并“确保租户和房东得到公平对待”。

p1blu

 “多么不可思议!我们把税款支付给一个问责制为零的政府机构,而它认为某人拥有房屋但无家可归是可以的。”Ranger当初的感叹,现在看来,依然是很多小房东的噩梦。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