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加拿大或将允许“未成年人不经父母同意安乐死”?!

据超级生活综合报道:提到医疗协助自杀(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MAiD),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安乐死。第一想到的是一些年长的、长期遭受病痛或精神折磨的人寻求解脱的一种方式,但有谁能想到,23岁的男孩甚至未成年人都可能在加拿大寻求协助自杀呢

多伦多23岁的男子Kiano Vafaeian没有身患绝症,也没有遭受极度的痛苦。但是他患有糖尿病,左眼失明,而且没有女朋友

ts540

对于生活充满沮丧的他联系了Dr. Joshua Tepper,双方同意执行医疗辅助自杀,而Kiano始终将这件事瞒着他的妈妈。双方的同意书在加拿大完全合法。

幸运的是,Kiano 46岁的母亲Margaret Marsilla 利用母亲的直觉感觉到了什么,在她女儿的帮助下,登进了Kiano的邮箱,不看不知道,一看魂都吓没了。

hm2ud

9月7号,Dr. Joshua给Kiano发送了一封邮件,邮件内容是:“我正在确认(9月22日)以下时间:请在上午 8 点 30 分到达。我会在早上 8:45 找护士,早上 9:00 左右开始手术。程序将在启动后几分钟完成。”

刚从这封邮件,根本看不出来是一项医疗协助自杀项目,不了解内情的可能还以为是简单的抽血

Margaret决定调查到底,第二天,她给医生打了电话,假装自己是一名准患者,描述自己的病情与她儿子的情况一样。医生Joshua 似乎很随和,甚至提供了“正式评估”,可以亲自或通过视频会议进行。母亲也因此了解了内情。

从母亲发现儿子接受协助自杀,到正式执行,只有两周不到,着实非常紧急了。

手足无措的Margaret不得不在社交媒体上寻求建议,而另一位执行医疗协助死亡的专家对此非常震惊,为什么医生可以仅仅因为患者有糖尿病就可以被辅助死亡呢

于是Margaret和Kiano, Joshua医生, Kiano的阿姨一起开了视频会议。会议没有达成任何结果,但是,由于一家加拿大媒体曝光了这个新闻,Joshua医生的办公室的电话被各种愤怒的人打爆,Joshua医生不得不推迟并最终取消了手术

Margaret一直试图让Kiano快乐,她和他的父亲在 Kiano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离婚了。在Kiano 17 岁那年,他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没有上大学,还吸食过大麻。无论他到哪里,无论他做什么——他都不快乐。今年四月,他的左眼失明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虽然这个Kiano承认他母亲的行为是出于爱,但他仍然对她的干预感到愤怒。在两人之间的一连串激烈的短信中,他表明母亲正在增加他的痛苦并言语诅咒了他的母亲。尽管如此,Margaret 的努力还是帮助 Kiano 活了下来,因为现在大多数 MAiD 医生都不想与他有任何关系。

ndb6i

但Kiano 表示,他寻求自杀的想法并没有改变:“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实际上非常期待结束我的痛苦和磨难。我尽我所能,希望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可能会遇到一些可以改变我想法的事情或人。” 这位 23 岁的年轻人补充说:“如果这么做,我想我会更接近上帝。”

hbqln

2016 年 6 月,加拿大议会通过了 C-14 号法案,也称为《临终医疗救助法案》。自 2017 年法律通过以来,加拿大MAiD 死亡人数仅在几年内不断增加。辅助死亡法律变得越来越宽松——仅 2021 年就有 10,000 名加拿大人被安乐死,五年内增加了十倍。

虽然记录在案的 31,664 例 MAiD 手术中的大多数是针对老年人和绝症患者进行的,但选择安乐死的年轻人数量每年都在持续上升

2017 年,只有 34 名 MAiD 死者属于 18 至 45 岁年龄段。2018 年,这个数字至少上升到 49个。2019 年,这个数字是 103 ;2020年,118人;2021 年,139 人

这种增长是由于医生对“合理可预见”死亡的定义范围扩大,以及医生可以接受的越来越多“无法忍受”的患者的医疗状况。

43yaa

更令人惊讶的是,明年3月,加拿大立法者预计将调整安乐死资格的标准,C-7 法案将允许将精神病患者和“成熟的未成年人(mature minors)”包括在标准之内,允许没有身体疾病的人接受医疗辅助自杀,但他们必须获得两名医生的批准,并在申请和死亡之间等待 90 天。

克雷顿医学院(Creighton School of Medicine)教授查尔斯·卡莫西(Charles Camosy)表示,该法案将允许州医生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对“成熟的未成年人”实施安乐死。如果医生认为他们足够“成熟”,医生将允许未成年患者自己做出此类决定;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承认“成熟度”的依据没有明确界定。

8nteq

根据加拿大国家儿科医生协会Canadian Paediatric Society的定义,大多数州对于“成熟的未成年人”的定义为18/19岁以上。但是对于有能力同意或拒绝医疗结果的年龄不同,而在安省:

  • 《医疗保健同意法》规定,假定所有人(包括未成年人)都有能力(即能够理解治疗信息并合理预见后果)做出治疗决定。
  • 《替代决定法》假定 16 岁或以上的人就有能力对自己的医疗护理给予接受或拒绝的同意,除非有合理的理由证明并非如此。
  • 《医疗保健同意法》承认他们的“意愿”,“意愿可以通过授权书、法规规定的形式、任何其他书面形式、口头或任何其他方式表达”。

sddu6x3cwz

而在魁北克,这个年龄甚至可以降低到14岁

8ux7k

9月21日,Margaret Marsilla 还在网络上发出了请愿书,希望停止向并没有身患重症的年轻人们提供协助自杀,目前有1万多人签署了情愿书。

Margaret Marsilla 说道:“致所有家长 -请理解,从明年开始,这也将影响任何患有精神疾病的年轻人继续申请通过MAiD结束他们的生命,即使没有得到父母的批准,它也将真实发生 …… 在这种情况成为现实之前,需要我们停止它。”

来源:超级生活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