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 WHO总干事谭德塞叔叔被谋杀! 他当场泪崩: 50多人惨遭任意杀害!

据加西周末综合报道:突发!刚刚,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疫情发布会的最后几分钟惊爆:他的叔叔被人谋杀了。

谭德塞强忍着泪水,说起今天自己差点无法参与这个疫情发布会。“我被告知,我的叔叔,被厄立特里亚军队谋杀了。”“他不是唯一一个,在村子里,当他们冲进他家杀死他时,同村有50多人被杀,都是随意的。”

m8k7v

“我和我妈妈谈过,她真的很伤心,因为叔叔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他几乎和我一样大,是一个年轻的叔叔。所以我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

4r952

说完,他摘下眼睛,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这已经不是谭德塞在发布会上首次提到他的家乡,埃塞俄比亚的紧张局势了。

过去两年,在叛乱分子的滋扰下,埃塞俄比亚经历了一段苦难战斗岁月。冲突造成了无数人死亡,超过20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数十万人濒临饥荒,被描述为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一。

0d5m1

11月2日,埃塞俄比亚政府和叛乱分子签署了停火协议。但协议上没有提到厄立特里亚军队的任何可能撤离。

g6s29

暴行还在继续,厄立特里亚军队仍然在抢劫城镇,逮捕和杀害他们控制区内的城镇平民。12月12日的一篇报道,还原了提格雷战争的残忍——在这场战争中,妇女和女童成了“战争武器”。

ojfof

ym6o1

22岁的Melat(化名)在战争爆发前和丈夫及2个女儿过着正常的生活,一边做生意一边学习会计。战争开始后,昔日美好的生活瞬间支离破碎,为了躲避轰炸,她带着几个孩子逃离,结果被厄立特里亚士兵抓住。

两个多星期,他们轮奸了我。在第14天,我恳求他们,至少让我母乳喂养一下的女儿。但他们说,他们也会杀了她。”

“我们所有人都被强奸了,他们3人一组,轮流强奸我们。”

9twjm

Melat后来趁着士兵交班的功夫逃离了那里,一路奔波抵达难民中心,旅途中多次遭到士兵、人贩子的强奸。

“我活着到达了这里,但我没有得到任何正义,我们睡在没有门的营地,我睡不着,因为害怕有人会在晚上袭击我。我不知道未来对我来说是什么样子,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还有未来。”

x3tgb

Melat的故事,只是千千万万个在战争中受苦受虐的故事之一。

还有更多更血腥残暴的屠杀每天都在发生,却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太多的关注。

也许,我们会觉得谭德塞利用疫情发布会说自己的家乡的痛苦有点“假公济私”,但这并不代表着埃塞俄比亚的悲剧就没有发生。

rjnrq

(厄立特里亚士兵在提格雷曾一次性屠杀数百人

在疫情发布会的最后几分钟,谭德塞心情沉痛地表示:“我希望这份(和平)协议能够成立,这种疯狂行为能够停止,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

vpbp9

这不是谭德塞首次在国际大会上呼吁世界对他家乡局势的关注。

10月19日,在日内瓦的例行会议上,谭德塞就提到:“是的,我来自提格雷。对于提格雷冲突,我的确有个人情绪在里面,我不会假装没有。我的大多数亲戚,90%以上,都生活在冲突最严重的地区。”

他强调,提格雷地区有600万人被围困了近两年,这在全球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危机。他称:防止提格雷地区发生种族灭绝的机会窗口十分狭小。

v7d81

“我的工作就是呼吁人们关注威胁人类健康的危机,无论这些危机发生在何地。目前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地区有600万人面临卫生危机,但国际社会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

“必须停止提格雷的敌对行动,包括立即从埃塞俄比亚撤出厄立特里亚武装部队,停止其交战。”

我们生活的世界,在一些看不到的角落,如此满目疮痍,无辜平民的生活被摧毁,流离失所中经历着饥饿、疾病和死亡。

然而,这样的局势会随着2023的到来就改变吗?战争的悲哀,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附:谭德塞简介:

i6dns

谭德塞出生于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阿斯马拉市。

他毕业于阿斯马拉大学,获得生物学学士学位,随后在伦敦大学获得传染病免疫学理学硕士学位,在诺丁汉大学获得社区卫生哲学博士学位,是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荣誉研究员。

谭德塞博士在完成学业后回到埃塞俄比亚,最初是实地疟疾学家,之后领导区域卫生服务,后来先后担任埃塞俄比亚联邦卫生部长(2005-2012)和外交部长(2012-2016

2017年7月1日,就任世卫组织总干事,成为世卫成立以来首名来自非洲的总干事。

 

惨! 女子面临截肢竟只因做了个指甲?! 

美甲可以算作是美业中的“刚需”了,许多女性隔段时间就要做一次指甲,逢年过节要换一次甲片设计,做指甲成了许多女性生活中的必备爱好之一。

然而,澳洲的一位妈妈却深受做指甲“后遗症”的困扰,她称,她在美容院美甲后感染细菌,可能会因此失去大拇指。

zw959

据《9 News》报道,西澳珀斯的一位妈妈Sue(化名)最近为她的大拇指烦恼,她的大拇指感染了噬骨菌(bone-eating bacteria),可能需要截肢

48岁的Sue表示,自己在珀斯一家美甲店做了指甲以后便出现了症状,她怀疑,自己是在做指甲的过程中感染的。

shwlx

据悉,Sue目前正准备对这家美甲店采取法律行动,以维护自己作为顾客的权益。她还呼吁卫生部门出台更加严格的卫生规定,防止其它消费者感染细菌。她称,在感染了葡萄球菌后,她的拇指出现了灼热的疼痛,这种细菌正在慢慢侵蚀她的骨头。

d97c0

Sue把这归咎于珀斯北区一家美甲沙龙的美甲师的工作失误,两年前她带自己和女儿去那里做了美甲。她正在寻求赔偿,称卫生规则没有得到遵守,因为一名技师误将她的指甲磨掉并浸泡在丙酮中,以为它们是丙烯酸。

ft9ge

Sue对此表示,“它真的很刺痛,你无法摆脱它。你不会去一家肮脏的牙医诊所,那你为什么要去一家肮脏的美甲店呢?我告诉他们这是我的指甲,但他们还是不停地磨。”

Sue在医院住了五天,医生取出了她拇指的一截骨头。2021年,西澳消费者协会收到了10起有关美甲程序的投诉,美甲店的顾客受消费者保护法的保护,但没有针对美甲沙龙的具体卫生法规,只有指导方针。

5cewa

一名高级律师对此表示,“如果这些指导方针以某种方式变成法规,将给美容行业带来确定性。这些做法似乎不符合标准,这就是导致Sue甲床严重感染的原因。”

目前,Sue的病情依旧没有完全康复,医生已经警告过Sue,最坏的情况是失去拇指。

mq4ef

做指甲已经成了现代女性的生活爱好,街边的美甲店也越开越多了。希望小伙伴们可以挑选可信赖的美甲店美甲,千万不要贪便宜哦!

来源:加西周末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