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版本女骗子!编人设忽悠上流社会!监狱里画画竟然大赚几十万刀

据加新网综合报道:几乎把整个纽约上流社会骗得团团转的著名“假名媛”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最近因为卖画又出圈了。

你可能会想,一个女骗子能有什么样的知名度呢?不过,我会告诉你,她可能是本世纪最著名的女骗子。靠着假身份,安娜·索罗金在纽约上流社会如鱼得水。他不仅穿着高档奢侈品,还住着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就连在狱中画的画都赚了34万美元。

安娜是出生在俄罗斯的德国人,2013年至2017年,她自称富二代,拥有6000万美元的信托基金。她在精心包装下成为纽约社交圈的名人,诈骗银行、酒店和名流富豪。

2017年,安娜因吃霸王餐被捕入狱。两年后,陪审团判定安娜犯有八项罪名,包括四项盗窃罪和企图向银行寻求 2200 万美元贷款的重大盗窃罪,判处她 4 至 12 年有期徒刑,以及总计 224,000 美元的赔偿金。

69fjt

去年这个时候,安娜获释。然而,就在他出狱 6 周后,他再次因签证逾期居留而被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ICE) 逮捕。

她是如何一步一步把自己包装成假名媛的呢?

第一个“假”是使用假名并用一个全新的身份代替自己。

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行骗时自称叫Anna Delvey。据她说,Delvey是她母亲的娘家姓,当然也是编的。

djff1

不过,安娜已经参透了人性,编造的故事要亦真亦假,所以她的履历并非完全虚构。

俄德混血的安娜于 1991 年出生于莫斯科附近的多莫杰多沃。2011年高中毕业后移居伦敦。她本身有些艺术品位,曾就读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不过未能毕业。

辍学后的安娜回到德国在一家公关公司实习,后来她借机在法国时尚杂志《Purple》实习,移居巴黎。巴黎的生活为安娜打开了视野,也让她明白了所谓上层社会的潜规则。

v9t43

安娜决定去纽约试试运气。她改了名字,去了那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城市。她从那时起就是安娜·索罗金了。她现在是一个德国富二代,从来不工作、拥有6000万美元家族信托基金。

这时她的艺术背景就派上了用处。在人们眼中,搞收藏的人都是有品位,家中有矿的。安娜给人的印象就是德国收藏家,家里有4200万幅印象派画作。

当然,这种人设必须伴随着名牌、私人飞机、高档酒店。这些也是安娜在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上天天晒的东西。

rc8pm

只不过,有一些是真的,有一些是蹭来的,还有一些是花骗来的钱实现的。

当然,艺术和人脉也不能少,安娜经常发自己穿着名牌参加高档派对的照片,还经常跟潮人、名人合影。

wd3un

f23g3

另外,安娜的Ins上,艺术大片浓度就相当高,大部分都是出自各地的画展、艺术区。

即使进了监狱,她也没闲着,开始用监狱的钢笔和铅笔创作绘画和插图,并委托“亲密好友”在她的Ins上更新她的手绘作品,靠出售她的绘画作品竟然赚了 340,000 美元

她在监狱中创作的铅笔画,每幅也被印刷了500份,并附有专属编号和她的亲笔签名。

8037t

自从5 月她以虚拟方式出现在 Nolita’s Public Hotel的一晚艺术展以来,她通过他们的合作伙伴关系获得了“六位数的收入”。

她的原作现在可以卖到一副25000美元,印刷品一幅也可以入账250美元。

njejv

sm5ew

724n9

旧金山科技企业家 Casey Grooms 花了 15,000 美元购买了安娜的“ Preadling in Prada ”,这是一幅 20 x 16 英寸的亚克力画布原作,他认为这是启动他的艺术收藏的完美方式。

rhn86

安娜的艺术生涯部分支付了她每月 4,250 美元的房租。她还在网络初创平台Passes上宣传自己,用户可以付费解锁观看图片或管窥博主的生活。

“我终于让一位合适的发型师完成了我的头发,”安娜在最新的帖子中写道。“你认为保养它很容易吗?其实并不容易。我将这件艺术品命名为“Anna Delvey 整理了她的头发。”

spnjl

安娜在Passes 平台提供不同层次的内容,包括一个名为“Delvey Danger Zone”的 549 美元套餐,可以与 Anna 本人进行 15 分钟的通话。还有 259 美元的“Delvey 下载”,其中包含 1 分钟的“个性化”视频,而那些希望订阅的人可以每月 29.99 美元的价格购买她的套餐。

作为她获释的一部分,一名移民法官禁止她访问所有社交媒体平台,包括 Twitter、Facebook、TikTok 和 Instagram。尽管她自 10 月 1 日以来就没有在 Instagram 上发过帖子,但她仍然保留着一个拥有110 万粉丝的账户,并在她的简介中发布了指向她作品的链接。

ytuys

5uojd

安娜在网上大肆赚钱的事被曝光后,她赶紧删除了网上的所有内容。她的一名代理人表示, “虽然Passes平台不是索罗金女士释放条件所禁止社交媒体,但出于谨慎考虑,她删除了自己的个人资料并关闭了她的账户。平台上不再存在索罗金女士的个人资料。

安娜的律师 Duncan Levin说,Passes 并不是社交媒体,这是一个面向内容创作者的付费专区保护平台,这没有违反任何法院命令,因为她正在谋生。

不得不说,安娜在这个魔幻的世界中确实如鱼得水,就是有那么些“上流社会”的人吃这一套。

来源:加新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