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加拿大豪门如何节税和传承财富!百货大王兴衰史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提起 Hudson’s Bay,在加拿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实,现在加拿大东部的一些 Hudson’s Bay(亦称 The Bay)百货公司大楼,其前身是加拿大另一大连锁百货公司——Henry Morgan & Company(俗称Morgan’s)的百货大楼。

1960年,Morgan’s将自己的百货公司卖给The Bay,成为最大股东,同时Mogan’s 这个品牌开始淡出人们的视线,摩根家族开始没落。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摩根家族至今已传承六代至伊丽莎白·摩根(Elizabeth Morgan)。来看看摩根家族是如何保有并传承其财富的

ezfrx

 

摩根家族,蒙特利尔的无冕之王

1845年,苏格兰移民亨利·摩根(Henry Morgan)在蒙特利尔圣保罗街开了一家零售店。这家店后来成为了加拿大第一家百货公司,亨利摩根公司。经过几代人的奋斗,摩根家族建立起庞大的零售和房地产帝国,蒙特利尔的崛起与之密不可分。

到1959年,摩根家族零售连锁店报告单年销售额为$4800万元,按今天的货币价值计算,这个数字为$4.77亿元。

zvn5y

图源:CBC

此外,摩根家族大量投资房地产,在蒙特利尔岛的西端购买了数百公顷的森林,并大力开发商业地产,加拿大的第一批购物中心中,就有不少是摩根家族的产业,包括蒙特利尔的Rockland购物中心和Les Jardins Dorval。

摩根家族还与理查德·B·安格斯(Richard B. Angus)合作,在魁北克的森纳维尔(Senneville)兴建了加拿大最早的高尔夫球场之一——森纳维尔高尔夫球场。安格斯曾任蒙特利尔银行(Bank of Montreal)行长,是当时的加拿大参议员,也是加拿大第三位民选总理约翰·阿博特(John Abbott)的后裔。

家族的另一项重要资产是艺术收藏。摩根家族第四代、伊丽莎白的祖父——弗雷德里克·克利夫兰·摩根(Frederick Cleveland Morgan)收集了数千件艺术品和古董,并帮助建立了蒙特利尔美术馆。

pl136

图源:CBC

摩根家族的财富是巨大的,在19世纪和20世纪的部分时间里,家族成员住在城堡一样的私人住宅里,配备了司机、厨师和园丁,伊丽莎白的曾祖父詹姆斯·摩根二世(James Morgan II)过去常常乘坐私人火车在郊区和蒙特利尔之间往返。

和绝大多数的豪门世家一样,“保卫并传承家族财富,不与外人分享曾经是摩根家族的核心价值观

首先打破这一规则的是伊丽莎白的祖父,他出资为蒙特利尔美术馆购买了300件艺术品,并在生前身后共捐赠了近千件艺术品给博物馆。他还将西岛140公顷的土地转让给麦吉尔大学,帮助建立了摩根植物园。

nzwbm

1960年代,摩根家族的商业帝国开始转型并步入衰落,起因是继承人危机。

作为一名女性,伊丽莎白从来没有被视为管理家族企业的有力竞争者。她从小就知道,哥哥杰米将继承家业。对此,伊丽莎白毫无异议,并且自由地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她喜欢富有创造性的工作,自己动手,亲力亲为,像影视道具、种植,都是她喜欢的工作。

不幸的是,哥哥杰米在20岁就确诊了霍奇金病,1982年去世时,年仅33岁。

伊丽莎白的父亲从1940年代开始执掌家族企业。他敏锐地察觉到零售百货市场即将开始向大规模生产和廉价商品转变,而摩根家族的百货公司在这一潮流之外,因此果断决定退出。1960年,摩根家族将百货公司出售给Hudson’s Bay公司,也因此成为Hudson’s Bay最大的股东之一。

eb7sw

1988年,伊丽莎白的父亲去世了,她继承了家族的大部分财富。但是伊丽莎白自小游离在家族企业的经营之外,并且自认为“不是做生意的料”,加上哥哥、父亲、丈夫相继去世,她对财富和生活有着不一样的理解。

在伊丽莎白手上,家族财富的抛售仍在继续。传承了爷爷对自然和土地的热爱,她关注的重点不再是增加财富,而是农业。伊丽莎白在蒙特利尔西岛的一个11公顷的农场已经卖给了她的儿子,现在租给一个名叫Santropol Roulant的组织,用来种植有机农产品,并分发给低收入人群。

伊丽莎白希望孩子们能继续支持自己的价值观,“你不能一直赚钱、赚钱、赚钱,总要做些别的什么,让地球变得更好。”

7qxkp

图源:CBC

 

Old Money 的财富传承

在加拿大,大约16万个家庭拥有全国总财富的25%。在家庭中,财富的传递是通过继承实现的。有了正确的税收策略,加拿大人就有可能避免为一笔财富缴纳相当数量的税款。

加拿大不像美国、英国或许多其他国家那样征收遗产税。或者说,加拿大过去有“继承税”,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省和联邦政府重新平衡了税收制度,将遗产税交给各省管理,后者渐渐废除了这项税收,原因可能是为了留住富人们。

当然,遗产还是要交税的。从加拿大税收的角度来看,当一个人去世时,相当于其财产全部被出售,遗产将根据当初购买时的价格和目前市场价值之间的差额被征税,也就是“资本利得税”,税率为50%

leffx

富裕的家庭想方设法减少税收。受严厉打击的信托方式已经过时,现在更流行的是直接赠予和人寿保险

但家族财富的传递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钱越多,越复杂。所以,不仅为高净值人群做税收和财务规划是一门相当有利可图的生意。在这些家族内部,财产继承也常常意味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和斗争。

那些家族王朝里的孩子们,从小就被区分开来,有的是作为未来家族财富的继承人和事业开拓者加以培养,有的则从小被告知将来要承担遗嘱执行人之类的监督者角色,更多的是从属者,可能难堪大任,却也衣食无忧。

尽管有各种专业人员帮助保证财产的分配与传承以和平的方式进行,但家族成员之间,嫉妒、评判、流言蜚语和愤怒并不鲜见,甚至父子兄弟的财产官司也屡屡见诸报端。

mhc7c

 

对待财富的不同态度

同时,和伊丽莎白一样,质疑因为家族财富继承而“躺赢”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梅根·贝尔(Megan Bell)在温哥华一个富裕的家庭长大。意识到自己的家人在装修和度假上花了这么多钱,让她大吃一惊,而“这些钱本可以对其他人的生活产生有意义的影响”

梅根认为,仅仅因为家族继承就获得成百上千万资产的方式是有问题的。在温哥华,很多如她一般的人有这样一种心态,“这是我们应得的。”梅根认为,“这相当可怕,人们会因此自觉高人一等,更自私,并且看不起那些挣得没那么多的人。”

zv5he

相比于直接留下巨额财富,也有人希望给孩子创造学习和成长的机会。比如Frantz Saintellemy。出生于海地一个有13个孩子的家庭,Frantz现在是蒙特利尔Leddartech公司的总裁,该公司为机动车辆开发高科技传感器软件。同时,他还是蒙特利尔大学的名誉校长。

在遗产问题上,他不想给他的孩子们一张免费通行证。相反,Frantz希望给子女留下一个“他们可以实际进行改进”的公司。“钱来得有多容易,去得就有多快。所以对我来说,这不是长久之道。”

ctx96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今天,人类科学、技术、经济的发展都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财富的集中亦是如此。“old money”和新贵阶层能否堪破“利”之一字,舍小利而逐大义,可能不只是一出出豪门恩怨那么简单,而是关乎更多的人福祉。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01simple888@gmail.com,谢谢!